北京自驾额济纳旗

这是计划从额济纳旗穿越黑戈壁无人区的第一部分,就是要先从北京赶到1700公里外的额济纳旗,然后才能进入黑戈壁无人区。

为了避开明天10月1日集中出京的高峰,我在头一天9月30日就出发了。我记得有一次赶上大假的出京高峰,早上出发,一直挪到了下午才出了北京界。

上午从北京出发,除了北京的环路、八达岭、官厅水库、上下花园、宣化、张家口没有什么可展示的,这段路已经走了很多次了。过了张家口,海拔开始提升了,感觉一直在上坡,因为坡度较大,有些路段的高速上开始划出大货车爬坡专用道了,相反的方向则不断出现刹车失灵的紧急避险带。

车就这样一直开,一直到太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此时已经穿过了张家口、乌兰察布、呼和浩特、包头、进入了巴彦淖尔的乌拉特前旗地界,大约行驶了800公里以上了。

现在是2016年9月30日的18点16分,前方过了巴彦淖尔就该下高速走下道前往额济纳旗了,自从过了张家口进入内蒙古高速后,一直没有出高速,已经在内蒙古的高速上行驶了600多公里,如果能在夜里24时后出高速就可以省去600多公里的高速费,于是决定在前方服务器休整一下,准备享受一下节假日高速免费通行的福利。

进入临河服务区,几乎在这里扎帐篷生火做饭,休整到过了夜里24点再下高速前往杭锦后旗入住宾馆。

徒步库布奇沙漠|徒步沙漠|沙漠徒步

2015年10月1日前夕突发奇想想去沙漠看看,于是马上在户外结伴群中查找信息,很快就确定了一起去穿越库布奇沙漠。一起去的有大约40多人,这些人中有专门从成都乘坐飞机到北京与我们汇合的一位姑娘,还有两位是从上海赶过来的两位中年大哥。这些远途而来的就是为了感受一些沙漠。就像我们费劲巴拉地去西部想看看雪山一样。

2015年9月30日下班后,我们如约到达北京市内的某个地铁站口,坐上大巴包车出发了,一路欢笑着上了京藏高速。后半夜停车在服务区里休息,我们也都在车上睡了。等到允许大巴行驶的时候,我们继续出发,早饭在车上吃了自带的食物。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大概是中午的时候,大巴在一个不是高速但又封闭的路边停下了,我们快速收拾自己的背包及物品。然后沿着路边找到一个可以穿越的桥洞,进入了沙漠。

起初的一段有一人高的芦苇,我们就在其中穿行,大家时不时停下来拍张照片,每次拍照时都被领队催促着尽快赶路。

中途在一个湖边进行中途休息,领队要求大家都捡拾一些干枯的树木枝条,用作晚上篝火,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找到了一些,就这样开始了下午下半场的拖着树枝在沙漠中徒步。

期间领队迷路了,带着大家在沙漠中走了很多的冤枉了,尽在咫尺的第一个目的地,愣是绕行锐角三角形的两个长边。大家几乎走到了绝望,有一些人甚至在中途扔掉了树枝以减轻负重。在天色即将黑下来的时候,终于到了计划中的第一个营地。营地的附近有人家居住。

第一天只是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而且期间经常会经过一些还长有植物的沙漠,中间一段路还都拖着枯木头,一共走了大约17公里。

其实领队是想从第一个休整的湖带我们赶到终点的,后来因为迷路,所以我们走了锐角三角形的两个长边才到达终点。

虽然大家都很累,但是一旦篝火点起来,帐篷扎起来,夜色黑起来,大家立即都又来了精神。围着篝火吃泡面,个别人还喝起了小酒。尤其是随行的几个一直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更是对火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篝火慢慢地熄灭了,大家都进入了各自的帐篷。夜间的草原温度和白天真的没法比,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冻醒了,帐篷里没有更多可供保暖的,于是我跑到为我们运送保障帐篷的大巴车上,将防潮垫铺在通道上,拿了个睡袋盖在身上。很快凉气透过金属的车底传到我身上,很冷,睡不着。我又爬起来靠在椅子上,也还是冷,但比睡在通道的金属地板上好一些,就这样被冻醒再睡着,睡着再被冻醒,在对黎明太阳的期待中等到了黎明。昨晚在大巴上赶路没有睡好,这一晚上因为冷还是没有睡好。

起来收帐篷,整理自己的东西,然后又出发了。领队说今天才是沙漠徒步,昨天那是热身。领队说的没错,今天的距离更远,沙漠得更沙漠。

起初大家还都成队形,后来慢慢地就拉开了距离,相互之间都无法看见,以至于最后连对讲机都无法连接上了,只能跑到高的沙丘上才可以勉强断断续续地和前面的人通话。

一直走啊走,一直走到了太阳要落山,队伍后边的一些人看来是无法到达计划中的目的点了,必须临时向左切过去,到达一个公路上去,那样可以让保障的大巴过来接人。这一天中的手机是没有信号的,全部依靠对讲机进行通话,但是对讲机也是有一定的距离限制的。

在随行孩子的绝望中,我们决定向附近的公路靠近。

在不断鼓励中,我们走都了公路边,此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手机依然没有信号,对讲机可以勉强断断续续的和其他人联系着。我们把包里的灯拿出来,头上使用头灯,身后的背包上挂上小红灯,提示后方的车辆,虽然我们走了很久都没有车辆经过。我们向前走着,一直走到和来接我们的大巴车碰头。

两天,应该说是1.5天的时间,共计在沙漠中步行了42公里,而且只在连续两个晚上都没有休息好的情况下。确实有些累。个人感觉不要穿软底的鞋子,一定要穿硬底的登山鞋。

内蒙古草原多伦湖

多伦湖在哪里?多伦湖怎么走?北京距离多伦湖有多远?什么时间去多伦湖比较合适?这些问题,你都将在下面的文字中找到答案。

多伦湖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的多伦县境内,湖中心距离北京天安门的直线距离为250KM,驾车走不同的路线距离会有所不同,距离从370公里至470公里不等。最近的路线是走怀柔,经过丰宁县城、大滩镇前往多伦,这条路线多为国道省道,路面倒算平整。另外两条路线为高速路线,分别是经过承德或者张家口,虽然是全程高速,但路程较远。无论走哪条路线,半天的时间都是可以到达的。

从北京去多伦湖的三条路线

2019年6月29日,多伦湖景区内正在修缮各种设施,门口的售票接待处也进行了较大的改建,开设了停车场酒店等设施,和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善。多伦湖景区内的道路非常平整,不用担心地盘低的小轿车是否能行的问题,除非你离开景区内的公路开到山坡上去。

多伦湖的门票为40元,小学生凭证件可免票进入。车辆可直接开进景区,无需另行支付费用。孩子没有带证件,和售票口说一下年龄,售票员说可以先不买票,看看检票的是否能放行,如果不能放行就再买票。孩子虽然只有12岁,但是个头已经快170厘米了,坐在车上俨然一个成人的样子,但是在剪票口只出示了两张票,检票员并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开车进入了。

6月份,北京已经是36度以上的高温了,但是在多伦湖景区内白天的温度只有24度,低于空调的标准节能温度2度,晚上的温度都在10度以下,如果在多伦湖露营搭帐篷需要带适合的睡袋。

个人感觉多伦湖属于草原小气候环境,一天中天气多变,上午还是阴云密布,下午就是蓝蓝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有时候居然站在太阳底下观看远处的瓢泼大雨,而那些宣泄而下的大雨会随着乌云的漂移,很快来到身边。

多伦湖位于滦河干流上游,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大河口乡境内,主入口距多伦县城16公里,属人工水库工程。前身是锡林郭勒草原上规模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西山湾水库,库容1.1亿立方米,水面面积13.5平方公里,东西两岸各有17公里长,处于高山、沙地、草原之中,沿库区两岸及库区内湖心岛、半岛、沙半岛和山、水、沙、草、林浑然一体,构成一幅既壮观又秀美的立体画卷。

驾车行进在多伦湖的环湖公路上,尤其是西岸路段,时不时会有小动物从车前跑过,我曾经遇见两只鹌鹑在路中央带着自己刚刚孵出的一群小鹌鹑,看见车过来了,这些小鹌鹑会随着妈妈到路边的草丛中去,有的小鹌鹑会跌倒,爬起来后继续,这时候就和妈妈跟丢了。驾车行进中会听见很多的鸟鸣,我只能分辨出常见的一些鸟类,其它的就无从认知了。

之前的多伦湖景区里是有沙滩摩托可骑的,这次去已经没有了,只有马可以骑。听当地人说政府把沙滩摩托取缔了,也许是担心沙滩摩托破坏草皮,也许是为了游客的安全,也许是为了将游客引流到其它刚刚开设的游乐项目上。

去多伦湖景区玩,我建议自驾,而且是第一天进入,晚上露营景区内或者住宿景区。现在景区内较以前增加了很多路标,能从路标上找到分布在景区周围的众多农家院。

比较适合去多伦湖旅游的时间应该是在每年的7-8月份,这个时候气温比较适合。当然了如果你是摄影爱好者,9月份也是一个不错的时间段,因为那时的草原开始发黄,你能拍到另一个金黄世界。

版权声明: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的以外,均为作者本人拍摄,如果转载请注明出自 IBI.CN。

黑戈壁无人区与黑喇嘛其人

自驾无人区|自驾黑戈壁无人区|单车自驾无人区|单车自驾黑戈壁无人区

说起黑戈壁,就会让人想起黑戈壁无人区,说起黑戈壁无人区就会和黑喇嘛有着必然的联系。从网络上了解到有不少人开着越野车穿越了800公里无人区其中的500公里,也就是从额济纳旗到马鬃山镇这一段。于是按奈不住自己的心情,终于在2016年国庆节假期,开着一辆小轿车准备单车穿越500公里黑戈壁无人区。

如果按照常规驾车路线,从额济纳旗到马鬃山镇的距离约为690公里。
图:截屏自地图软件
从地图上看,这两个地点的直线距离也只有不足350公里。就是因为中间横亘着一个黑戈壁无人区。
图:截屏自地图软件
额济纳旗和马鬃山镇属于我国的边防地区,靠近蒙古国。处在地广人稀的自然条件恶劣的地区。
图:截屏自地图软件

先来了解一下黑戈壁无人区。

所谓黑戈壁,是指甘肃与新疆之间东起额济纳河,北抵中蒙界山,南临河西走廊西段,西依天山东段的一个大约2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主要是无人区,面积比现在的江苏等省份都大。  黑戈壁自然环境恶劣,地广人稀,曾被联合国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生命禁区,被称为中国第五大无人区。

黑戈壁首要的元素是颜色,茫茫数百平方公里戈壁滩由黑色的砾石组成,行走其间宛若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露天煤矿。  黑戈壁气候干燥、多风沙,生存条件恶劣,因此这里曾经是特种部队野外生存训练的最佳场所,训练人的极端生存能力。

拍摄地点甘肃敦煌西部无人区

戈壁滩主要地处于沙漠风口的边缘地带,由于风的作用地表中能够移动的沙粒被风吹走,而无法移动的石粒留了下来,这样便形成了大片覆盖着石粒的旷野,这就是戈壁滩。戈壁滩远比荒漠的地质条件更恶劣,沙漠中还能够有植物和动物生存,但是在戈壁中生命的迹象完全消失。我们行走在苍茫的戈壁滩中,越来越感到孤独和茫然,面对周边的一切感觉就如同行走在火星表面,“穷荒绝漠鸟不飞”,这里才是人类真正的生命禁区。

我们再来了解第二个关键词“黑喇嘛”

       黑戈壁不仅仅是神秘,也并不仅仅是荒凉和寂静。据说,早在上个世纪初一些西方学者曾经深入黑戈壁腹地探险,之后留下了很多令人惊心的文字记录。从他们的文字中我知道了一位亡命丝绸古道的神秘人物“黑喇嘛”。黑喇嘛是当地人的俗称,名字叫丹畀坚赞,是一名臭名昭著的“国际大盗”。

大约一个世纪前一些商旅为躲避官府盘剥往往会铤而走险穿越黑戈壁向口内(新疆)贩货。那时这里常有一伙江洋大盗出没其间,为首的是一位杀人如麻的恶魔,人称“黑喇嘛”。

黑喇嘛生平资料: 黑喇嘛,又名丹毕坚赞,是20世纪初期活跃于中国外蒙古、内蒙古、甘肃地区的传奇人物。他总以喇嘛形象示人,但是其本人是否信仰藏传佛教尚无定论。他自称是准噶尔汗国辉特台吉阿睦尔撒纳的转世。丹毕自称出生于俄罗斯境内的卡尔梅克蒙古人部落,但是未得到证实。相反,许多学者相信,丹毕实际上是于1862年左右出生于阿斯特拉罕(位于俄罗斯南部伏尔加河汇入里海处,是阿斯特拉罕州的首府)一带。曾在北京嘉呼克图衙门服务过,1910年到新疆。1911-1912年率军袭击驻科布多的中国军队,并对汉人和及回教徒集体屠杀,1914年关于他的暴行的报告送到俄国政府处,被俄国政府送进监狱,1917年获得自由。1919年在外蒙古与中国军队作战,1921年同流亡到外蒙古的白俄军队合作,同年失败后逃至新疆成为土匪。1924年被一支由蒙古将领巴勒丹道尔率领的由红色俄国和红色外蒙古组成的一支远征军斩了头。

1890年,丹毕出现在外蒙古,由于进行反对清朝政府的活动而被逮捕。由于俄罗斯驻库伦(今乌兰巴托)领事馆出面证明丹毕系俄罗斯公民,最终,丹毕只是被驱逐出境。1891年,丹毕再次入境,再一次因为同样的罪名而被驱逐出境。

1910年,丹毕又一次现身于新疆境内。不久,随着辛亥变革的爆发,外蒙古宣布独立。

1912年春,丹毕动身前往科布多(今蒙古国科布多省),他在所到之处,不遗余力地鼓吹蒙古独立,自称是上天派来,从中国人手中解放蒙古人的使者。几年内,他就组织了一支5000多人的部队,联合马克思尔扎布、达木丁苏隆、海山,相继攻占了重镇乌里雅苏台城和科布多城,并宣称与蒙古国联合。

丹毕对待中国俘虏极为残酷,传说其亲自以右手执匕首划开俘虏胸膛,并用左手伸入胸腔摘取俘虏的心脏。丹毕还使用这些心脏与俘虏的大脑、血液混合,献祭于藏传佛教诸神。

由于丹毕战功卓著,被刚刚宣布独立的外蒙古博克多汗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封为活佛,成为外蒙古西部的军事统治者。但是在1914年,由于他的暴虐统治,招致无数投诉,且图谋在当地营造独立王国,丹毕被俄国驻科布多领事命令西伯利亚哥萨克军队逮捕,且被押往俄国托木斯克接受审讯,次年,又被先后转去雅库茨克和伊尔库茨克。

1916年,丹毕被流放回其出生的伏尔加河下游地区。

1918年,在俄国十月革命之后,丹毕逃回外蒙古,并组织了一支队伍,但很快就遭到了外蒙古政府的通缉。他不得不率领其小部队退往外蒙古、内蒙古、甘肃和新疆边境的黑戈壁,以劫掠往来商旅为生。为防备黑喇嘛丹毕势力向新疆渗透。新疆督军杨增新在哈密与马鬃山之间的明水修筑了明水军事要塞,旗帜鲜明的以军事措施抵御黑喇嘛势力。

1922年,苏联和外蒙古派出了几批特工越境进入黑戈壁寻找丹毕。

1923年,一支特工队伍找到了他,并伪装成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使团,对其成功进行了刺杀。特工砍下了丹毕的首级,用福尔马林进行防腐处理后送往外蒙古乌兰巴托,悬挂在广场上示众,随后,黑喇嘛头颅被带回苏联。

目前,丹毕的首级保存于俄罗斯圣彼得堡人类学与民族学博物馆,编号3394号。

言归正传,开始单车自驾穿越黑戈壁无人区。

那天早上从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军方成为10号基地)东风航天城出发,一路无车,很快就到了额济纳旗,在额济纳旗准备好汽油桶,加满汽油,购买了足够的饮用水和食物及西瓜,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了,但还是出发了,一路向西(我感觉是在向西南方向)。

在一个叫赛汉陶来的地方迷路了,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说是镇子其实都没有我们这边一个村子大,这里的街上没有人,说是街,实际上就是一个路,一条土土的路而已,两边有几个院子,院子里有房屋,但我感觉院子里一定没有人。后来回到北京通过谷歌卫星图看到这镇子里有大片看上去已经发焦的土地。在镇子的西北方向有一个环形的地形,周围好似有一条环形河包围着,看上去很神秘的样子。

既然迷路了,就沿着看似大路的方向右转了,转过去没多远发现有个加油站,那种西部特有的风格,空空荡荡的加油站没有人没有车,透过木头窗框的玻璃看见里面有人,喊了下,人出来了。问那个加油员女人马鬃山镇怎么走,她有些迷茫,反问我是不是马鬃山苏木,我告诉她不是内蒙的马鬃山苏木,是穿过黑戈壁后的甘肃马鬃山镇。她现出更加差异的口吻“你去那里干甚?都到国界了”。

没有问出结果,就从加油站继续往北,在路口又往左折回来,又到一个路口才发现,我刚才走了锐角三角形的两个长边,最初不右转直行就可以到现在的这个地点,只是当时直行的路被我判断不是路了。

这里路边有个房子,有一个抬杆,房子里没有人,从残缺的文字上可以看出这里是个边防检查站,但并不是正规军人的边防检查站,也许是民间的吧。过抬杆面临两条路,一条往西南(自认为),一条往西北(自认为)。正在琢磨往哪边走呢,后边开过来一辆越野车。在尘土荡漾中双方降下了车玻璃,是当地的一辆越野车,司机告诉我往西南方向是去马鬃山的。司机临走时说“你开这车去马鬃山?!”

过塞罕淘来苏木边防检查站后,往西南方向,从正在修建的G7京新高速桥下穿过,进入黑戈壁无人区的边沿。沿着一条搓板路颠簸着行进,没多久我就感觉我的小轿车快散架了,我的心肺快要跳出来了,轿车的减震真不是为这种路设计的,它是为城市道路设计的。为了减少颠簸对我心脏的伤害,我不间断地选择离开硬路面,开进边上的土地里行走。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地图上显示有一条省道就在前面向右装了,我感觉向右才是甘肃马鬃山镇的方向,感觉直行只能前往内蒙的马鬃山苏木,于是我决定右转。当上了这条路时根本看不见道路的存在,路边有金属护网,不清楚这个护网是干什么用的,我就沿着护网一路向西北方向开去,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发现没有了护网,发现有一个正在修建的桥(这就是G7),于是从桥下穿过去到了一条地图上表示的省道因为长时间没有车辆经过,已经被风沙覆盖。

这是一条从省级道路分支出来的县级道路,如果不是自己的车辆碾压了一条印迹,是无法分辨出这个碑是起什么作用的。

只要大方向不错误,一直向西开,四五百公里后就一定能到到马鬃山镇所在的那条南北走向的路。

在从额济纳旗出发后大约120公里时,一只轮胎泄气了,于是停下来更换备胎。

轮胎没气了,停车更换备胎。

因为没有手机信号,加上茫茫戈壁没有参照物,走着走着感觉方向有些偏移了,就略微向自认为西南的方向调整了一下。

在开出距离更换备胎的地方约30公里时,车辆走不动了。下车查看情况,才发现两个前轮同时陷进了土里。使劲加油会空转,带动风化千年的石沫飘在空中,而且会越陷越深。

上面看似一层石子,其实下面全是风化千年的干土,没有任何的承重力。

立即到处找石头往车轮下垫,怎么根本找不到较大的石块,全是拇指大小的小石粒,起不到作用。只能将车里能用的东西拿下来往车轮下垫,脚垫是一个比较好的物件,也顾不上几百元的好脚垫了。再将拖车绳挂在车辆尾部,另一个人往后拉。稳稳的加油,车辆出来了。

车辆拉出后的现场

不能再继续往前走了。如果行进到250公里的中间路段出现了问题,不能自救时会很危险。一个人徒步250公里到外边寻找救援,不说需要走几天才能找到救援,就说能不能背得动徒步250公里所需的食物、水和帐篷。假如一天能走40公里的戈壁路,在抛锚地点等候的人是否能在无边无际的无人区里呆到6天。

干枯无水,无植物,估计也无动物的黑戈壁无人区

上天已经给了两次警告,第一次在120公里的地方扎胎,第二次在150公里的地方陷车。不能再一意孤行了,必须做出明智的选择,原路返回。

计划从内蒙古额济纳旗穿越黑戈壁无人区前往的甘肃马鬃山镇。

非越野车单车穿越黑戈壁无人区以失败告终,期待下次准备充分后再次出发。现在我已经换车了,但是却没有了时间。

期待下次能再次穿越这段未知的路程
        一个好又不好的消息,G7京新高速黑戈壁无人区段修通了,从额济纳旗可以直接高速到达马鬃山镇了……
G7京新高速穿越了茫茫戈壁。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G7京新高速的修通,使北京到新疆哈密的行车距离较以前缩短了1300公里。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从此再也没有了穿越无人区的未知乐趣,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版权声明: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的以外,均为作者本人拍摄,如果转载请注明出自 IBI.CN。

暖泉古镇的路上意外收获童年的记忆-蔚县周家庄

2017年5月1日,突发奇想,想去蔚县看暖泉古镇,因为春节的时候想去看看打树花,担心人多没有去成。说走就走是我一贯的风格,立即出发,一路向西经过门头沟区,翻越灵山之后,就到了河北省。

过蔚县后,导航把我导进了一个乡间路线,走了没多久就想靠边休息一下。路边是一个村庄,村里不时有放羊的人出来。出于对羊的好奇,我走进了村庄里。
村里有一个古老却被翻新了的戏台子,戏台子的前面有一群老年人在一起或坐或站地聊着天,还有以为老年人提着一只小猪仔。戏台子的墙上被无规则地写着一些地名和手机号码,估计是长途客车的广告吧。

周家庄的寨门

戏台子的对面是一个古老的寨门,寨门上面有三个大字“周家庄”,门的上面有一个弹出的路灯杆,寨门里面有石头铺成路面,石头已经被年代踩了个溜圆。寨门的两边是一段斑驳破落的寨墙。

明万历年间(公元1573~1619年)周姓建堡时就一个周家庄堡,后来随着人口的增加,又在堡的北边新建了一个堡,称周家庄北堡。原来的老堡称周家庄南堡。

周家庄一名老人手提着一只小猪仔和其他老人交谈中

寨,通常是村落为了防范强盗响马而修建起来的一堵高墙,多为泥土夯实而成,通常有两三丈高。为了便于村民的出入方便,在寨墙的不同地点开设有门洞,并在门洞里安装了大门,一到晚上就会把寨门关闭。这类的寨墙通常修建年代为明朝或者清朝。

周家庄一名老人从寨门后边的村里赶出一群羊

周家庄的寨墙具体修建在什么年份,寨门上没有记载,我也没有去问闲聊着的那些老人,估计问了也回答不出来。

凭着记忆圈出周家庄的位置,也许有误,仅供参考。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村子里是没有寨墙的,但家人会说起某某村是有寨强寨门的,估计是那个村子的人多且有钱,会被强盗响马盯上吧。

以下这段文字是玉亮在简书上写的关于寨墙的童年回忆

记忆中村子四周有一道高高的寨墙,听老人说寨墙建于清朝,距今2-300年的历史,记载中是用于抵御黄河泛滥和土匪的骚扰,村名也因这寨墙而来。
村中典籍记载寨墙在建设时高度有两三丈,估计至少也有7-8米吧,只是由于风雨的侵蚀以及年久失修和人为的破坏,我记忆中的寨墙的高度最多也只有4-5米高了。虽然不高,但因村子位于平原,因年龄小对山或高地也没有一丁点的概念,在小学时我写作文时写下了“星期六,我翻过山坡去姥姥家……”的句子,清晰的记得老师的评语是“我们附近真的没山,要翻山至少100公里外……”,当时郁闷了好长的时间。
寨墙的出口有宽宽的寨门口,听老人说原来的寨门口是有厚厚的木质寨门的,有家族中的一个大力士负责寨门的守护,大约在解放前就只剩下寨门口了,那厚厚的寨门估计让谁家当做柴火给烧了!我的家在村子的东头,距离寨墙也就4-50米,这寨墙就成为我儿时的玩耍和“探险”的去处了。寨门南侧有个光滑的斜坡,这斜坡就成为小伙伴的“滑梯”,只是滑不了几次,裤子就拉破了,不留神屁股就会挂彩,被大人知道了免不了一顿揍。寨墙上长满了野草、枸杞树和其他的灌木丛,大人很少到这种地方溜达,而我们这些小伙伴却把这当做了好地方,摘枸杞、逮野兔、掏鸟窝……,在夏季的夜里把这里当做“避暑圣地”,只是休息时要小心,那么大的红色的或黑色的蚂蚁常常会钻到耳朵中去,只能哭喊着回家用香油滴到耳朵中把蚂蚁杀死。
近年来随着村庄人口的增多和土方的开挖,80%的寨墙已经消失了,儿时的玩伴也已步入了中年,只能在过年时偶尔见上一面,客客气气聊几句,当时的语文老师已经去世好几年了……
这几年回到老家喜欢到寨墙转转,那剩余的几段寨墙在风雨中显的好孤零,在旁边就是好多新盖的2-3层的白墙红瓦的小楼。寨墙已然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她也会慢慢消失在我们的记忆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