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日一早,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风航天城出发后,准备单车穿越黑戈壁无人区。自驾无人区|自驾黑戈壁无人区|单车自驾无人区|单车自驾黑戈壁无人区

说起黑戈壁,就会让人想起黑戈壁无人区,说起黑戈壁无人区就会和黑喇嘛有着必然的联系。从网络上了解到有不少人开着越野车穿越了800公里无人区其中的500公里,也就是从额济纳旗到马鬃山镇这一段。于是按奈不住自己的心情,终于在2016年国庆节假期,开着一辆小轿车准备单车穿越500公里黑戈壁无人区。

如果按照常规驾车路线,从额济纳旗到马鬃山镇的距离约为690公里。
从地图上看,这两个地点的直线距离也只有不足350公里。就是因为中间横亘着一个黑戈壁无人区。
额济纳旗和马鬃山镇属于我国的边防地区,靠近蒙古国。处在地广人稀的自然条件恶劣的地区。

先来了解一下黑戈壁无人区。

所谓黑戈壁,是指甘肃与新疆之间东起额济纳河,北抵中蒙界山,南临河西走廊西段,西依天山东段的一个大约2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主要是无人区,面积比现在的江苏等省份都大。 黑戈壁自然环境恶劣,地广人稀,曾被联合国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生命禁区,被称为中国第五大无人区。

黑戈壁首要的元素是颜色,茫茫数百平方公里戈壁滩由黑色的砾石组成,行走其间宛若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露天煤矿。 黑戈壁气候干燥、多风沙,生存条件恶劣,因此这里曾经是特种部队野外生存训练的最佳场所,训练人的极端生存能力。

戈壁滩主要地处于沙漠风口的边缘地带,由于风的作用地表中能够移动的沙粒被风吹走,而无法移动的石粒留了下来,这样便形成了大片覆盖着石粒的旷野,这就是戈壁滩。戈壁滩远比荒漠的地质条件更恶劣,沙漠中还能够有植物和动物生存,但是在戈壁中生命的迹象完全消失。我们行走在苍茫的戈壁滩中,越来越感到孤独和茫然,面对周边的一切感觉就如同行走在火星表面,“穷荒绝漠鸟不飞”,这里才是人类真正的生命禁区。

言归正传,开始单车自驾穿越黑戈壁无人区。

那天(2016年10月3日)早上从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军方成为10号基地)东风航天城出发,一路无车,很快就到了额济纳旗,在额济纳旗准备好汽油桶,加满汽油,购买了足够的饮用水和食物及西瓜,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了,但还是出发了,一路向西(我感觉是在向西南方向)。

这是2016年10月3日从酒泉卫星发中心出发后拍的一张日出照片,时间是在早上7点多

在一个叫赛汉陶来的地方迷路了,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说是镇子其实都没有我们这边一个村子大,这里的街上没有人,说是街,实际上就是一个路,一条土土的路而已,两边有几个院子,院子里有房屋,但我感觉院子里一定没有人。后来回到北京通过谷歌卫星图看到这镇子里有大片看上去已经发焦的土地。在镇子的西北方向有一个环形的地形,周围好似有一条环形河包围着,看上去很神秘的样子。

既然迷路了,就沿着看似大路的方向右转了,转过去没多远发现有个加油站,那种西部特有的风格,空空荡荡的加油站没有人没有车,透过木头窗框的玻璃看见里面有人,喊了下,人出来了。问那个加油员女人马鬃山镇怎么走,她有些迷茫,反问我是不是马鬃山苏木,我告诉她不是内蒙的马鬃山苏木,是穿过黑戈壁后的甘肃马鬃山镇。她现出更加差异的口吻“你去那里干甚?都到国界了”。

没有问出结果,就从加油站继续往北,在路口又往左折回来,又到一个路口才发现,我刚才走了锐角三角形的两个长边,最初不右转直行就可以到现在的这个地点,只是当时直行的路被我判断不是路了。

这里路边有个房子,有一个抬杆,房子里没有人,从残缺的文字上可以看出这里是个边防检查站,但并不是正规军人的边防检查站,也许是民间的吧。过抬杆面临两条路,一条往西南(自认为),一条往西北(自认为)。正在琢磨往哪边走呢,后边开过来一辆越野车。在尘土荡漾中双方降下了车玻璃,是当地的一辆越野车,司机告诉我往西南方向是去马鬃山的。司机临走时说“你开这车去马鬃山?!”

过塞罕套来苏木边防检查站后,往西南方向,从正在修建的G7京新高速桥下穿过,进入黑戈壁无人区的边沿。沿着一条搓板路颠簸着行进,没多久我就感觉我的小轿车快散架了,我的心肺快要跳出来了,轿车的减震真不是为这种路设计的,它是为城市道路设计的。为了减少颠簸对我心脏的伤害,我不间断地选择离开硬路面,开进边上的土地里行走。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地图上显示有一条省道就在前面向右转了,我感觉向右才是甘肃马鬃山镇的方向,感觉直行只能前往内蒙的马鬃山苏木,于是我决定右转。当上了这条路时根本看不见道路的存在,路边有金属护网,不清楚这个护网是干什么用的,我就沿着护网一路向西北方向开去,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发现没有了护网,发现有一个正在修建的桥(这就是G7),于是从桥下穿过去到了一条地图上表示的省道因为长时间没有车辆经过,已经被风沙覆盖。

数百公里的风景,地上没有植物,这里不适合人类生存,我想这里应该也没有狼吧。
这是一条从省级道路分支出来的县级道路,如果不是自己的车辆碾压了一条印迹,是无法分辨出这个碑是起什么作用

只要大方向不错误,一直向西开,四五百公里后就一定能到到马鬃山镇所在的那条南北走向的路。

在从额济纳旗出发后大约120公里时,一只轮胎泄气了,于是停下来更换备胎。

轮胎没气了,停车更换备胎。

因为没有手机信号,加上茫茫戈壁没有参照物,走着走着感觉方向有些偏移了,就略微向自认为西南的方向调整了一下。

在开出距离更换备胎的地方约30公里时,车辆走不动了。下车查看情况,才发现两个前轮同时陷进了土里。使劲加油会空转,带动风化千年的石沫飘在空中,而且会越陷越深。

上面看似一层石子,其实下面全是风化千年的干土,没有任何的承重力。

立即到处找石头往车轮下垫,怎么根本找不到较大的石块,全是拇指大小的小石粒,起不到作用。只能将车里能用的东西拿下来往车轮下垫,脚垫是一个比较好的物件,也顾不上几百元的好脚垫了。再将拖车绳挂在车辆尾部,另一个人往后拉。稳稳的加油,车辆出来了。

不能再继续往前走了。如果行进到250公里的中间路段出现了问题,不能自救时会很危险。一个人徒步250公里到外边寻找救援,不说需要走几天才能找到救援,就说能不能背得动徒步250公里所需的食物、水和帐篷。假如一天能走40公里的戈壁路,在抛锚地点等候的人是否能在无边无际的无人区里呆到6天。

干枯无水,无植物,估计也无动物的黑戈壁无人区

上天已经给了两次警告,第一次在120公里的地方扎胎,第二次在150公里的地方陷车。不能再一意孤行了,必须做出明智的选择,原路返回。

车辆被拖出后的现场

非越野车单车穿越黑戈壁无人区以失败告终,期待下次准备充分后再次出发。现在我已经换车了,但是却没有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