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戈壁无人区与黑喇嘛其人

自驾无人区|自驾黑戈壁无人区|单车自驾无人区|单车自驾黑戈壁无人区

说起黑戈壁,就会让人想起黑戈壁无人区,说起黑戈壁无人区就会和黑喇嘛有着必然的联系。从网络上了解到有不少人开着越野车穿越了800公里无人区其中的500公里,也就是从额济纳旗到马鬃山镇这一段。于是按奈不住自己的心情,终于在2016年国庆节假期,开着一辆小轿车准备单车穿越500公里黑戈壁无人区。

如果按照常规驾车路线,从额济纳旗到马鬃山镇的距离约为690公里。
图:截屏自地图软件
从地图上看,这两个地点的直线距离也只有不足350公里。就是因为中间横亘着一个黑戈壁无人区。
图:截屏自地图软件
额济纳旗和马鬃山镇属于我国的边防地区,靠近蒙古国。处在地广人稀的自然条件恶劣的地区。
图:截屏自地图软件

先来了解一下黑戈壁无人区。

所谓黑戈壁,是指甘肃与新疆之间东起额济纳河,北抵中蒙界山,南临河西走廊西段,西依天山东段的一个大约2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主要是无人区,面积比现在的江苏等省份都大。  黑戈壁自然环境恶劣,地广人稀,曾被联合国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生命禁区,被称为中国第五大无人区。

黑戈壁首要的元素是颜色,茫茫数百平方公里戈壁滩由黑色的砾石组成,行走其间宛若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露天煤矿。  黑戈壁气候干燥、多风沙,生存条件恶劣,因此这里曾经是特种部队野外生存训练的最佳场所,训练人的极端生存能力。

拍摄地点甘肃敦煌西部无人区

戈壁滩主要地处于沙漠风口的边缘地带,由于风的作用地表中能够移动的沙粒被风吹走,而无法移动的石粒留了下来,这样便形成了大片覆盖着石粒的旷野,这就是戈壁滩。戈壁滩远比荒漠的地质条件更恶劣,沙漠中还能够有植物和动物生存,但是在戈壁中生命的迹象完全消失。我们行走在苍茫的戈壁滩中,越来越感到孤独和茫然,面对周边的一切感觉就如同行走在火星表面,“穷荒绝漠鸟不飞”,这里才是人类真正的生命禁区。

我们再来了解第二个关键词“黑喇嘛”

       黑戈壁不仅仅是神秘,也并不仅仅是荒凉和寂静。据说,早在上个世纪初一些西方学者曾经深入黑戈壁腹地探险,之后留下了很多令人惊心的文字记录。从他们的文字中我知道了一位亡命丝绸古道的神秘人物“黑喇嘛”。黑喇嘛是当地人的俗称,名字叫丹畀坚赞,是一名臭名昭著的“国际大盗”。

大约一个世纪前一些商旅为躲避官府盘剥往往会铤而走险穿越黑戈壁向口内(新疆)贩货。那时这里常有一伙江洋大盗出没其间,为首的是一位杀人如麻的恶魔,人称“黑喇嘛”。

黑喇嘛生平资料: 黑喇嘛,又名丹毕坚赞,是20世纪初期活跃于中国外蒙古、内蒙古、甘肃地区的传奇人物。他总以喇嘛形象示人,但是其本人是否信仰藏传佛教尚无定论。他自称是准噶尔汗国辉特台吉阿睦尔撒纳的转世。丹毕自称出生于俄罗斯境内的卡尔梅克蒙古人部落,但是未得到证实。相反,许多学者相信,丹毕实际上是于1862年左右出生于阿斯特拉罕(位于俄罗斯南部伏尔加河汇入里海处,是阿斯特拉罕州的首府)一带。曾在北京嘉呼克图衙门服务过,1910年到新疆。1911-1912年率军袭击驻科布多的中国军队,并对汉人和及回教徒集体屠杀,1914年关于他的暴行的报告送到俄国政府处,被俄国政府送进监狱,1917年获得自由。1919年在外蒙古与中国军队作战,1921年同流亡到外蒙古的白俄军队合作,同年失败后逃至新疆成为土匪。1924年被一支由蒙古将领巴勒丹道尔率领的由红色俄国和红色外蒙古组成的一支远征军斩了头。

1890年,丹毕出现在外蒙古,由于进行反对清朝政府的活动而被逮捕。由于俄罗斯驻库伦(今乌兰巴托)领事馆出面证明丹毕系俄罗斯公民,最终,丹毕只是被驱逐出境。1891年,丹毕再次入境,再一次因为同样的罪名而被驱逐出境。

1910年,丹毕又一次现身于新疆境内。不久,随着辛亥变革的爆发,外蒙古宣布独立。

1912年春,丹毕动身前往科布多(今蒙古国科布多省),他在所到之处,不遗余力地鼓吹蒙古独立,自称是上天派来,从中国人手中解放蒙古人的使者。几年内,他就组织了一支5000多人的部队,联合马克思尔扎布、达木丁苏隆、海山,相继攻占了重镇乌里雅苏台城和科布多城,并宣称与蒙古国联合。

丹毕对待中国俘虏极为残酷,传说其亲自以右手执匕首划开俘虏胸膛,并用左手伸入胸腔摘取俘虏的心脏。丹毕还使用这些心脏与俘虏的大脑、血液混合,献祭于藏传佛教诸神。

由于丹毕战功卓著,被刚刚宣布独立的外蒙古博克多汗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封为活佛,成为外蒙古西部的军事统治者。但是在1914年,由于他的暴虐统治,招致无数投诉,且图谋在当地营造独立王国,丹毕被俄国驻科布多领事命令西伯利亚哥萨克军队逮捕,且被押往俄国托木斯克接受审讯,次年,又被先后转去雅库茨克和伊尔库茨克。

1916年,丹毕被流放回其出生的伏尔加河下游地区。

1918年,在俄国十月革命之后,丹毕逃回外蒙古,并组织了一支队伍,但很快就遭到了外蒙古政府的通缉。他不得不率领其小部队退往外蒙古、内蒙古、甘肃和新疆边境的黑戈壁,以劫掠往来商旅为生。为防备黑喇嘛丹毕势力向新疆渗透。新疆督军杨增新在哈密与马鬃山之间的明水修筑了明水军事要塞,旗帜鲜明的以军事措施抵御黑喇嘛势力。

1922年,苏联和外蒙古派出了几批特工越境进入黑戈壁寻找丹毕。

1923年,一支特工队伍找到了他,并伪装成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使团,对其成功进行了刺杀。特工砍下了丹毕的首级,用福尔马林进行防腐处理后送往外蒙古乌兰巴托,悬挂在广场上示众,随后,黑喇嘛头颅被带回苏联。

目前,丹毕的首级保存于俄罗斯圣彼得堡人类学与民族学博物馆,编号3394号。

言归正传,开始单车自驾穿越黑戈壁无人区。

那天早上从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军方成为10号基地)东风航天城出发,一路无车,很快就到了额济纳旗,在额济纳旗准备好汽油桶,加满汽油,购买了足够的饮用水和食物及西瓜,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了,但还是出发了,一路向西(我感觉是在向西南方向)。

在一个叫赛汉陶来的地方迷路了,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说是镇子其实都没有我们这边一个村子大,这里的街上没有人,说是街,实际上就是一个路,一条土土的路而已,两边有几个院子,院子里有房屋,但我感觉院子里一定没有人。后来回到北京通过谷歌卫星图看到这镇子里有大片看上去已经发焦的土地。在镇子的西北方向有一个环形的地形,周围好似有一条环形河包围着,看上去很神秘的样子。

既然迷路了,就沿着看似大路的方向右转了,转过去没多远发现有个加油站,那种西部特有的风格,空空荡荡的加油站没有人没有车,透过木头窗框的玻璃看见里面有人,喊了下,人出来了。问那个加油员女人马鬃山镇怎么走,她有些迷茫,反问我是不是马鬃山苏木,我告诉她不是内蒙的马鬃山苏木,是穿过黑戈壁后的甘肃马鬃山镇。她现出更加差异的口吻“你去那里干甚?都到国界了”。

没有问出结果,就从加油站继续往北,在路口又往左折回来,又到一个路口才发现,我刚才走了锐角三角形的两个长边,最初不右转直行就可以到现在的这个地点,只是当时直行的路被我判断不是路了。

这里路边有个房子,有一个抬杆,房子里没有人,从残缺的文字上可以看出这里是个边防检查站,但并不是正规军人的边防检查站,也许是民间的吧。过抬杆面临两条路,一条往西南(自认为),一条往西北(自认为)。正在琢磨往哪边走呢,后边开过来一辆越野车。在尘土荡漾中双方降下了车玻璃,是当地的一辆越野车,司机告诉我往西南方向是去马鬃山的。司机临走时说“你开这车去马鬃山?!”

过塞罕淘来苏木边防检查站后,往西南方向,从正在修建的G7京新高速桥下穿过,进入黑戈壁无人区的边沿。沿着一条搓板路颠簸着行进,没多久我就感觉我的小轿车快散架了,我的心肺快要跳出来了,轿车的减震真不是为这种路设计的,它是为城市道路设计的。为了减少颠簸对我心脏的伤害,我不间断地选择离开硬路面,开进边上的土地里行走。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地图上显示有一条省道就在前面向右装了,我感觉向右才是甘肃马鬃山镇的方向,感觉直行只能前往内蒙的马鬃山苏木,于是我决定右转。当上了这条路时根本看不见道路的存在,路边有金属护网,不清楚这个护网是干什么用的,我就沿着护网一路向西北方向开去,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发现没有了护网,发现有一个正在修建的桥(这就是G7),于是从桥下穿过去到了一条地图上表示的省道因为长时间没有车辆经过,已经被风沙覆盖。

这是一条从省级道路分支出来的县级道路,如果不是自己的车辆碾压了一条印迹,是无法分辨出这个碑是起什么作用的。

只要大方向不错误,一直向西开,四五百公里后就一定能到到马鬃山镇所在的那条南北走向的路。

在从额济纳旗出发后大约120公里时,一只轮胎泄气了,于是停下来更换备胎。

轮胎没气了,停车更换备胎。

因为没有手机信号,加上茫茫戈壁没有参照物,走着走着感觉方向有些偏移了,就略微向自认为西南的方向调整了一下。

在开出距离更换备胎的地方约30公里时,车辆走不动了。下车查看情况,才发现两个前轮同时陷进了土里。使劲加油会空转,带动风化千年的石沫飘在空中,而且会越陷越深。

上面看似一层石子,其实下面全是风化千年的干土,没有任何的承重力。

立即到处找石头往车轮下垫,怎么根本找不到较大的石块,全是拇指大小的小石粒,起不到作用。只能将车里能用的东西拿下来往车轮下垫,脚垫是一个比较好的物件,也顾不上几百元的好脚垫了。再将拖车绳挂在车辆尾部,另一个人往后拉。稳稳的加油,车辆出来了。

车辆拉出后的现场

不能再继续往前走了。如果行进到250公里的中间路段出现了问题,不能自救时会很危险。一个人徒步250公里到外边寻找救援,不说需要走几天才能找到救援,就说能不能背得动徒步250公里所需的食物、水和帐篷。假如一天能走40公里的戈壁路,在抛锚地点等候的人是否能在无边无际的无人区里呆到6天。

干枯无水,无植物,估计也无动物的黑戈壁无人区

上天已经给了两次警告,第一次在120公里的地方扎胎,第二次在150公里的地方陷车。不能再一意孤行了,必须做出明智的选择,原路返回。

计划从内蒙古额济纳旗穿越黑戈壁无人区前往的甘肃马鬃山镇。

非越野车单车穿越黑戈壁无人区以失败告终,期待下次准备充分后再次出发。现在我已经换车了,但是却没有了时间。

期待下次能再次穿越这段未知的路程
        一个好又不好的消息,G7京新高速黑戈壁无人区段修通了,从额济纳旗可以直接高速到达马鬃山镇了……
G7京新高速穿越了茫茫戈壁。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G7京新高速的修通,使北京到新疆哈密的行车距离较以前缩短了1300公里。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从此再也没有了穿越无人区的未知乐趣,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版权声明: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的以外,均为作者本人拍摄,如果转载请注明出自 IBI.CN。

从北京自驾甘肃青海行程13天6500公里

暑期从北京出发单车自驾甘肃青海,历时13天行程6500公里,感受了西部无人区的狂野与藏传佛教的虔诚,看到了清澈无比的黄河水,遇见了玩耍的小喇嘛和偷偷翻看IPAD的诵经喇嘛。

2015年的夏天,孩子放暑假了,我工作上的事情也基本理顺了,就想出去玩。我不太喜欢前往城市旅游,因为从大学一毕业就来到了首都北京,在北京这个大都市已经生活了快20年了,城市的样子都长得差不多,即便有景点也都大多为现代人工修筑的,所以想去游人较少的、风景自然的地方,这个想法和家人是一致的。

出发前不久,从北京国贸三期的79层位置,隔着玻璃用手机拍了一张雾霾下的北京CBD。

“我们开车去西部吧”“可以”,就这样,开上车带着老婆孩子一家三口就从北京出发了。

第一天,穿过河北和山西省

第一天,按照导航的指引,途径了涞水县、易县、涞源县、灵丘县、繁峙县、宁武县、神池县、五寨县、岢岚县、府谷县、神木市、榆林市,晚上在靖边县入住,第一天行驶了900公里,也许是心劲足的原因,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累。

沿途路上偶尔停车拍拍美景

第二天,途径兰州而不入

第二天途径兰州而不入直奔山丹县入住张掖艾黎国际酒店,计划次日游览张掖七彩丹霞景区。今天全天行驶800公里。此处需要表扬一下位于山丹县的张掖艾黎国际酒店,价格合适,环境不错。

第三天,游览张掖七彩丹霞景区

三天直奔张掖七彩丹霞景区,途中经过一个村镇路边的饭馆吃了一碗牛肉拉面,很便宜且肉量足,只是卫生环境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在张掖七彩丹霞景区里,很少能见到树木,所以休息的时候只能躲进车里,如果停车位置较远,就只能就地取材躲避烈日了。这里太阳照射比较强,强到可以使用聚集反射原理烧开水喝。

张掖七彩丹霞景区停车场边上,一个利用太阳光反射烧开水的装置。
张掖七彩丹霞景区内,几乎没有可以躲避阳光的地方,一名游客坐在一个垃圾桶的阴影下休息。
张掖七彩丹霞景区
张掖七彩丹霞景区

张掖七彩丹霞景区不需要安排太多的时间,游览拍照后即可离开。游览完张掖七彩丹霞景区后,前往酒泉。初次了解到酒泉这两个字是从电视新闻中得知,出现频率最高的话就是“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它给我的感觉就是非常遥远、非常荒凉。

既然这么远赶到了酒泉,就必须要带孩子去趟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哪怕是远远地看上一眼,因为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及东风导弹发射基地总是给我们那么地神秘。
在酒泉的大街上问路人“卫星发射基地怎么走?”,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的懵。后来问才知道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并不在酒泉市,也不在甘肃省,而是在内蒙古自治区的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旗境内。因为军事保密的需要加之最近的城市就是酒泉,所以就被官方称之为“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了。
问了多个人之后被告之,要想去东风发射基地(当地又叫10号基地)需要到基地的办事处招待所去购票并办理通行证,否则可能在中途军事检查站被当兵的劝返。于是又去了基地在酒泉的招待所,宾馆的服务员也是一脸的懵,她并不清楚。
在网上也查不到更多的从酒泉去卫星发射基地旅游的信息,距离又在200公里以上,通行证又不知道怎么办,担心开出200公里后被当兵的强制劝返而耽误时间,只能作罢,下次再去吧。还不错,后来真的从北京自驾途径呼市、包头、巴彦淖尔、额济纳旗去了“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一趟。

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与酒泉市的位置比照卫星图
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七一冰川、青海湖、巴丹吉林沙漠及酒泉市的卫星位置比照图

既然去不成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了,就安排明天的行程吧,想来想去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冰川,查了一下附近的冰川“七一冰川”就成了明天的旅游目的地。

第四天,从酒泉前往七一冰川

酒泉距离嘉峪关并不远,从酒泉前往七一冰川路过嘉峪关站在嘉峪关的市内就可以看见远处的雪山冰川
站在嘉峪关的市内就可以看见远处的雪山冰川

之前也没有查阅自驾攻略,也没有查找什么路书,因为我的自驾向来是按照漫游规则的,就是漫无目的地游览。按照导航给的路线前往七一冰川,在经过一堵墙后道路开始不好走了,大多路面是砂石路,颠簸得厉害。墙上写的“甘肃祁连山国家自然保护区”。

砂石路的两边就是这样的山,植被并不茂密,偶尔能看见有些牦牛在山坡上吃草,周围没有人家居住,也看不见放牛的人

一路颠簸着,也不能停下来休息,因为后边跟着一辆中巴,貌似乡村公交。它跟得很紧,路又非常窄,我想停下来然他过去都没有可以停车的地方。所以就这样一直被它紧紧地跟着,一直到了一个叫好像叫 大坎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制高点。所有的至高点都有经幡。我在这里让后边的中巴超过去了,我可以放松休息一下

这条路一直颠簸着,颠到你的心肝都要跳出来了,中途我想过要不要掉头回去,后来又想既然都走了这么多了还是迎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终于到了七一冰川的门口。门口的各种设施都很简陋,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在棚子下吃着从景区商店购买的视频,大多是方便面。

这是七一冰川景区的入口,这里海拔并不高,只有3800米。

景区不让开车进去,只能乘坐景区的车辆,在景区车辆到达不能继续前行的地方可以步行继续上山。看看景区的接待水平及工作人员的态度,加上时间已经不早了,我没有进入景区。

把车停好后,就在景区门口附近溜达开来,看见附近有两顶军绿色的帆布帐篷,帐篷外边有几个人围在一起观察者什么,我就好奇走过去。

这是中科院兰州所的一个地质观测点,一共有两顶方形的帆布帐篷,一个是男宿舍,一个是女宿舍。观测点的一位司机很热情地和我们聊开了。

他们除了有两顶帐篷外,还配备有太阳能发电板,柴油发电机组,还有一辆丰田霸道越野车,这辆车是用来买菜用的,每周开车去附近的城镇购买肉食和蔬菜,出去一次往返需要1天的时间。这里的几位女生是刚毕业不久分配到中科院的年轻人,他们会每天抄写检测到各种数据。

除了帐篷附近有的几个检测设备外,他们还在冰川上放置了几个检测设备。抄写冰川上设备的数据并不用每天爬上去,冰川上的设备都有太阳能供电,然后会通过无线发射传输到他们这里,只有当设备出现故障时,他们才会爬上去检查是不是供电出问题了。

他们是中科院的兰州所的,为了检测冰川移动而在这里设的监测点。这里除了他们检测冰川一定的设备外,帐篷附近地面上还扣着一个锅一样的东西,有一些电线从锅下接出来连着外边的太阳能发电板。这个东西是另一个地震研究所的,是为了检测地震的。

想着还要有很远的颠簸路要走,在这里没有做更多的逗留就开始向嘉峪关出发了。第四天的晚上住在了嘉峪关市内。

第五天,嘉峪关至敦煌

嘉峪关的城市和国内的其它城市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市内并没有什么可游览的,起床之后直接去了嘉峪关。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孩子和媳妇进去看了,我就在路边找个地方坐下来,看看路上的车辆和行人。把车上的凳子搬下来坐下,习惯性地把对讲机拿在手里,这个习惯是经常自驾去野外养成的习惯。在没有手机基站的野外,一旦下车走出几百米远的时候,就得通过大声的喊和车上的人沟通交流,遇到逆风的时候,你说的话对方是听不见的。所以对讲机是野外的必备装备。

我的对讲机已经陪伴我20多年了,日本进口的经典品牌马兰士C520对讲机,U/V双端双工的,那个时候一台要3000多元。

正是在路边手持对讲机,戴着遮阳帽,坐在椅子上,所以有不少的驾驶员途径我身边的时候都会问我在哪里停车,我会非常热情地告诉他们前方左边就是停车场。我的这个举动,也许能为嘉峪关这个城市带来一点良好形象吧。

结束对嘉峪关的游览之后已经是中午,便开始前往敦煌,通过导航查询得知嘉峪关距离敦煌374公里,驾车需要3小时45分钟。实际上我们走走停停,看见好风景就停下来,到敦煌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从嘉峪关出发自驾敦煌,沿途都是荒凉的沙漠或者半沙漠地带,人烟稀少,道路上车辆较少。途径玉门、瓜州到达敦煌。“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中的瓜州想必一定不是这里的瓜州,因为这里没有水。就连经过一个叫做”甜水井“的停车区也是干土土的没有人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可购买。就这样走走停停的漫游,晚上到达了敦煌市

过了瓜州之后,道路上的车就更少了,你可以使劲撒欢了。
在这条路上,居然有一位骑行者。
这里的路,说到头就到头,如果不刹车,你就会冲进土地里
就在这即将到头的公路上,就来个飞天的动作吧。

从嘉峪关经过瓜州前往敦煌的路上

第六天,放弃莫高窟直奔鸣沙山和月牙泉

因为之前去过山西云冈石窟,加上敦煌莫高窟的游人很多,需要预约,我决定放弃参观莫高窟,第六天上午起床后直接去了鸣沙山和月牙泉,这两个景点是在一个景区内。从进入景区到徒步上鸣沙上还是很费力气的,因为脚下是松软的沙子。

第七天,通往魔鬼城的道路穿越戈壁无人区

第七天的早晨依然是在敦煌醒来的,车辆行驶的里程数到了该保养的时间了,一早就去找了一个修理厂保养完车辆后,就出发前往魔鬼城了。

2015年8月14日,甘肃敦煌西南部前往魔鬼城的路上。在即将进入该路段时,路边有人在一个矮“墙”上写着“前方200公里无加油站”的字样。实际上是前方200公里无加油站且道路尽头只能折返回来。

说是戈壁道路,但这里的路修的很好。在中途拐进路旁的戈壁上,让8岁的儿子在戈壁上驾驶了车辆,算是对在鸣沙山景区里没有让他驾驶沙滩摩托的补偿吧。

8岁的孩子在戈壁上撒欢驾驶车辆,看不见前面就在屁股底下垫坐垫

2015年8月14日,甘肃敦煌西南部前往魔鬼城的路上。在即将进入该路段时,路边有人在一个矮“墙”上写着“前方200公里无加油站”的字样。实际上是前方200公里无加油站且道路尽头只能折返回来。

将车辆往里开一段后,天空开始变得无不的干净,除了白云再无其它。地面也变得无比干净,除了沙砾再无任何植物。

用天高云淡来形容这时的风景比较贴切,地面上的浮尘已经被风吹的只剩下在阳光下闪烁的黑光的小石子。

过了阳关故址之后的天空就更加干净了。

阳关是中国古代陆路对外交通咽喉之地,是丝绸之路南路必经的关隘。位于甘肃省敦煌市西南的古董滩附近。西汉置关,因在玉门关之南,故名。和玉门关同为当时对西域交通的门户。

宋代以后,因与西方和陆路交通逐渐衰落,关遂废圮。古董滩因地面曾暴露大量汉代文物,如铜箭头、古币、石磨、陶盅等而得名。《西关遗址考》谓古董滩是汉代以后阳关,但据清《甘肃新通志》及《敦煌县志》认为红山口即阳关。

来自百度
从敦煌前往魔鬼城的路上,这是过来阳关遗址之后
道路的边上会有这样的牌子,也许是为了限制擅自进入保护区的越野车吧
魔鬼城就是雅丹国家地质公园,从地质公园再向西30公里就进入罗布泊了
这就是上一张图片中指的西湖湿地公园,我认为应该叫西湖湿地遗址公园更贴切一些

从甘肃西部雅丹地貌的魔鬼城游览出来,立即前往下一站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

当晚赶到阿克赛哈萨克族自治县,到时天并不晚,感觉相当于北京的晚上9点钟的样子,但是此时的县城里已经路上行人稀了,找了几个宾馆也都没有开门,最后找到县城外边大路旁的一个宾馆住下了,宾馆外停放了一些自驾游的车辆。

晚上到达县城,又是住在汉人开的宾馆,住了一晚天亮吃了东西就出发了,说是住在了哈萨克族自治县,但是没有看到哈萨克族的人,徒有虚名滴算是去过了哈萨克族自治县。

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简称阿克塞县)隶属于甘肃省酒泉市,地处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交汇处,是甘肃省惟一一个以哈萨克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自治县,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哈萨克族自治县之一。原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位于海拔2800米的博罗转井沟,处在阿尔金山的冲击扇地区,居住在县城的人们,除了少数人以正常职业维持生计外,游牧为当地人的主要生存方式。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简称阿克塞县)隶属于甘肃省酒泉市,地处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交汇处,是甘肃省惟一一个以哈萨克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自治县,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哈萨克族自治县之一。

来自百度百科

第八天,从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途径石油小镇而不入,直奔德令哈。

醒来后就出发,出县城直线距离爬坡约26公里至长草沟公安检查站,海拔由1100米升至2700米,开始翻越当金山,再行21公里至当金山垭口,海拔3700米,进入柳格高速,敦煌至青海边界距离180公里。

当金山位于祁连山于阿尔金山的结合部位,山脉呈东西向展布于肃北之南。层峦叠嶂,山势陡峻,植被稀疏,纵横沟谷切割剧烈,山体南北两侧宽度一般25~35km,沟谷大多呈“V”字形,沟谷两侧自然山坡坡度在30°~60°之间,当金山北坡陡峻,南坡相对平缓,地表风化严重,岩体破碎。由于受东西向断层的影响,山间东西向断陷盆地较发育,且地形开阔,盆地断面呈“U”字形宽谷,谷底高程一般在2800m~3600m。地面高程一般在2800m~3700m之间,相对高差500~1000m,当金山垭口即便在炎热的夏天常积雪覆盖,独特的自然景观仿若人间仙境。

当时的柳格高速没有收费的,也许是还没有全程修完的缘故吧,沿途的路牌上出现了四种文字(中、英、蒙、臧)并存的情况,并不断出现“小心小动物通过”的提示。

沿着免费的G3011柳格高速一路下降海拔,然后再次升高海拔到青山垭口,青山垭口海拔3699米,青山垭口的风景很好,有点像某个人民币背面的图案。

青山垭口海拔3699米
站在青山垭口向东望去,感觉有点像某一版钱币后边的图。

依然是走走停停,感觉风景好就停下来,晚上到达德令哈市,住宿德令哈市,市区海拔3000米,住了一夜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适。

“德令哈”是蒙古语“金色的世界”的意思。
德令哈市建政于1988年,是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是全州政治、教育、科技、文化中心,也是海西东部经济区中心。德令哈市辖3个街道、3个镇、1个乡总面积2.77万平方公里, 市区海拔2980米,截止2012年,人口近10万,共有蒙古、藏、回、撒拉、土、汉等19个民族,蒙古族为主体少数民族。

德令哈市是以蒙古族为主体少数民族,有藏族、回族、撒拉族、土族、汉族等20个民族组成的多民族聚居区。截止2012年,全市总人口近10万人,常住人口为68440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为17659人,占总人口的26%,少数民族人口 ,蒙古族人口为7232人,占少数民族总人口的41%;藏族人口为4093人,占少数民族总人口的23%;其他少数民族人口为6334人。

来自百度

第九天,从德令哈市前往天空之城的茶卡盐湖。

从德令哈起床后,驾车前往茶卡盐湖,传说中的天空之城。去茶卡(qia)盐湖要看运气,如果赶上好天气你就能拍到镜子一样的湖面,否则就是下面我拍的几张。

茶卡盐湖很出名,所以我老远来了一定要看看,但是吧,看完了也就那么回事,究其只要原因是没有赶上好天气,没有拍到好照片。

从茶卡盐湖出来,因为时间紧迫的影响(孩子还要赶回北京完成暑假作业呢),就准备前往青海湖了,也许沿途还有这个湖那个湖的,也都是青海高原上的水而已,没有必要每个都看看了。

从茶卡盐湖前往青海湖的路上,遇到了下雨,遇到了一头牛站在路中间不肯让路。傍晚时分赶到了青海湖西南角的黑马。现在是旅游旺季,住宿紧张,只能住进了一个青年旅舍,这是我第一次住宿青年旅社,虽然经常外出。房间里的设施和宾馆真的不能比,蜘蛛网、塑料拖鞋、没有洗澡间、被子薄,大厅里的上下床上都住着客人。以后不住青年旅社了。

第十天,从青海湖前往拉卜楞寺

早上在青海湖边转了一下,也不准备去什么鸟岛,因为我的漫游宗旨就是好风景在路上。青海湖的边上有一些人在走着,也有一些人开着车或者骑着摩托车,车上插着旗子,他们好像都是藏区的人,那女老少都有,有的还背着东西。后来通过和当地人了解得知他们在转湖,关于为什么要转湖的说明文字一定不少,我还是百度一下复制过来吧。

转湖的人们,步行转完青海湖需要15天的时间。

在西藏当地藏族群众的心目中,山、湖等等都是有神灵的,都是神圣的。而藏传佛教又有转山、转湖的特点,属于民族特色、宗教习俗。因此,围绕湖水徒步的行走就被称为转湖,以此来向湖中的神灵祈祷、表达虔诚的敬意, 在藏传佛教教义中转圣山圣湖能积累功德福报,忏悔罪孽,是种常见的修行方式。
羊年转湖,马年转山,猴年转森林,据说是佛祖给人间留下的旨意。修行者绕湖而行,便可行到无量的功德和渊博的知识,并能舍去自己的恶习和痛苦。

向一个当地人交了20块钱,我的车从一个小口开下去到了湖边,说是湖边不如说是沼泽泥潭,车和人始终无法靠近水边,只能原路返回。当临近路边时被一个藏民拦住了,他邀请我进帐篷里喝茶。

我本能地警觉起来“谢谢你,我们不喝茶”,他依然持着不熟练的普通话邀请我进去“进来吧”“我们真的不喝茶”“下车进来吧,休息一下嘛”

看来遇到执着的人了,再坚持也不是办法,出门在外安全第一,破财免债求平安。“喝茶多少钱?”“不要钱”鬼才信你的不要钱,真的进去了,我不给钱你能愿意。破财免债保平安,我只能带上几十元钱,叫上媳妇儿子下车进了帐篷。

帐篷是个里外两间的,和民政救灾的方形帐篷一样,收拾得很干净,地上铺着毯子,中间摆着小桌子,桌子上有盛放着小点心的盘子,帐篷里间烧着炉子,炉子上有水壶即将被烧开。我们一进来就被女主人让到了桌子边席地坐下,很快被端上了茶水。当时有些紧张,只顾四处观望,没有留意是不是奶茶。就在我警觉地四处观望时,又进来了大约7-8个当地人,虽然都是妇女还孩子,但还是让我更加警觉了。

“你们家今天有什么事情吗?来了这么多客人”我还是假装震惊地试探主人。
“你们是来旅游的吧”坐在我对面的一位看上去有40岁的妇女说话了,“你是不是对我们都在这里喝茶感到奇怪”这是一个普通话接近标准的妇女。通过接下来的交流了解到,这个主人为了行好事,在湖边搭建了帐篷,为了给转湖的人提供休息喝茶甚至住宿。这些步行转湖的人,大概要15天才能转完一圈,他们都是走到哪里就吃到哪里住到哪里,他们是不住宾馆的。这些都是免费的,当然对我们也是免费的。

女主人在里面的帐篷里烧炉子
这位妇女能和我流利地讲普通话
也许他们不是藏族,或许是蒙古族,但是他们都信仰的是藏传佛教。

后来和主人聊,主人在远处的山坡上养着几百匹马,也不需要天天看着时不时过去看啊可能就是了。几百匹马,多少钱一匹,山上吃着免费的草,并不需要每时每刻盯着……,此时我顿感我……

青海湖边的油菜花田

连声感谢地离开这位主人的帐篷,穿过很多人租自行车骑行着的公路,我准备前往甘肃南部的拉卜楞寺,为了避免景点附近住宿贵条件差,我计划今晚入住距离我还有472公里外的临夏市。

“这是黄河!”在我得到当地人诧异并肯定的答复我后,我才相信这是黄河。
位于黄河上游刘家峡库区的大桥,这里的水很清澈,让你不敢相信这就是黄河。
临夏市内的一个道观

第十一天 在藏传佛教的拉卜楞寺里

不想写了,各位看我之前写的连接吧甘南拉卜楞寺……

今天不写了,改天继续……

从拉卜楞寺出来,直奔甘肃省的省会城市兰州,在夜色中从一个长坡一路直下就到了兰州南边的一个高速收费站,我当时感觉这里的设计有问题,这么长的大下坡刚到底就是收费站,万一有车刹不住了岂不是直接冲撞收费站上等着交费通过的车辆。果不其然后来就发生了这类的事情,而且影响还不小。

晚上住在了兰州的一家速八酒店,当晚去了黄河上的一座桥,忘记是叫中山桥还是解放桥了。

第十二天,从兰州返程至鄂尔多斯

早上收拾一下就开始返程了,并没有行车计划,赶到哪里是哪里,就这样一直开了800多公里到温暖全人类的鄂尔多斯市。当天到那里找宾馆有些费劲,很多的宾馆都满了,因为那天好像是中国的情人节“农历七月七日”。好不容易找到有空房的,不挑条件了,住下。

第十三天,从温暖全人类到我爱北京天安门。

今天的目标是到达北京通州,全程700多公里。当开到天黑时快进北京界了,实在是有些累了,眼睛看外边的车辆有些飘了,就在官厅水库服务区里停车休息了一阵。回到北京市通州区时,我已经忘记是几点了。

历时13天(若不是孩子有课,我本打算再多漫游几天的),全程6500公里,从北京出发途径河北、山西、宁夏、甘肃、青海、甘肃、宁夏、内蒙、河北,最后安全回到北京。

我爱北京天安门!

这是站在华业东方玫瑰小区的楼顶拍的,傍晚的北京通州梨园地区。

版权声明: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的以外,均为作者本人拍摄,如果转载请注明出自 IB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