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库布奇沙漠|徒步沙漠|沙漠徒步

2015年10月1日前夕突发奇想想去沙漠看看,于是马上在户外结伴群中查找信息,很快就确定了一起去穿越库布奇沙漠。一起去的有大约40多人,这些人中有专门从成都乘坐飞机到北京与我们汇合的一位姑娘,还有两位是从上海赶过来的两位中年大哥。这些远途而来的就是为了感受一些沙漠。就像我们费劲巴拉地去西部想看看雪山一样。

2015年9月30日下班后,我们如约到达北京市内的某个地铁站口,坐上大巴包车出发了,一路欢笑着上了京藏高速。后半夜停车在服务区里休息,我们也都在车上睡了。等到允许大巴行驶的时候,我们继续出发,早饭在车上吃了自带的食物。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大概是中午的时候,大巴在一个不是高速但又封闭的路边停下了,我们快速收拾自己的背包及物品。然后沿着路边找到一个可以穿越的桥洞,进入了沙漠。

起初的一段有一人高的芦苇,我们就在其中穿行,大家时不时停下来拍张照片,每次拍照时都被领队催促着尽快赶路。

中途在一个湖边进行中途休息,领队要求大家都捡拾一些干枯的树木枝条,用作晚上篝火,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找到了一些,就这样开始了下午下半场的拖着树枝在沙漠中徒步。

为了保证在沙漠中能够较远地联系到其它电台,我特地加装了拉杆天线,并增加了电台电池仓的电压。
起初的时候,我还是认真地拉着几节枯干的木头,以备晚间的篝火使用。在托了快天黑依然无法到达目的地时,我丢弃了这些木头。其他人也都差不多这个操作。

期间领队迷路了,带着大家在沙漠中走了很多的冤枉了,尽在咫尺的第一个目的地,愣是绕行锐角三角形的两个长边。大家几乎走到了绝望,有一些人甚至在中途扔掉了树枝以减轻负重。在天色即将黑下来的时候,终于到了计划中的第一个营地。营地的附近有人家居住。

第一天只是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而且期间经常会经过一些还长有植物的沙漠,中间一段路还都拖着枯木头,一共走了大约17公里。

其实领队是想从第一个休整的湖带我们赶到终点的,后来因为迷路,所以我们走了锐角三角形的两个长边才到达终点。

虽然大家都很累,但是一旦篝火点起来,帐篷扎起来,夜色黑起来,大家立即都又来了精神。围着篝火吃泡面,个别人还喝起了小酒。尤其是随行的几个一直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更是对火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篝火慢慢地熄灭了,大家都进入了各自的帐篷。夜间的草原温度和白天真的没法比,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冻醒了,帐篷里没有更多可供保暖的,于是我跑到为我们运送保障帐篷的大巴车上,将防潮垫铺在通道上,拿了个睡袋盖在身上。很快凉气透过金属的车底传到我身上,很冷,睡不着。我又爬起来靠在椅子上,也还是冷,但比睡在通道的金属地板上好一些,就这样被冻醒再睡着,睡着再被冻醒,在对黎明太阳的期待中等到了黎明。昨晚在大巴上赶路没有睡好,这一晚上因为冷还是没有睡好。

起来收帐篷,整理自己的东西,然后又出发了。领队说今天才是沙漠徒步,昨天那是热身。领队说的没错,今天的距离更远,沙漠得更沙漠。

起初大家还都成队形,后来慢慢地就拉开了距离,相互之间都无法看见,以至于最后连对讲机都无法连接上了,只能跑到高的沙丘上才可以勉强断断续续地和前面的人通话。

一直走啊走,一直走到了太阳要落山,队伍后边的一些人看来是无法到达计划中的目的点了,必须临时向左切过去,到达一个公路上去,那样可以让保障的大巴过来接人。这一天中的手机是没有信号的,全部依靠对讲机进行通话,但是对讲机也是有一定的距离限制的。

在后半部分的路程里,随行的孩子开始表现出绝望的样子。因为走了半天了,前面依然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茫茫沙漠。

在随行孩子的不断被鼓励和不断自我绝望中,我们决定向附近的公路靠近。

在不断鼓励中,我们走都了公路边,此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手机依然没有信号,对讲机可以勉强断断续续的和其他人联系着。我们把包里的灯拿出来,头上使用头灯,身后的背包上挂上小红灯,提示后方的车辆,虽然我们走了很久都没有车辆经过。我们向前走着,一直走到和来接我们的大巴车碰头。

两天,应该说是1.5天的时间,共计在沙漠中步行了42公里,而且只在连续两个晚上都没有休息好的情况下。确实有些累。个人感觉不要穿软底的鞋子,一定要穿硬底的登山鞋。